黎清映芳:打破「不可能」,越南老師的臺灣教育日記

我說我不是嫁過來的、我在臺灣唸書,他不相信,直呼「不會吧?」、「不可能!」--

以流利英文和我們進行訪談的黎清映芳(Lê Thanh Ánh Phương)回憶起某次她與計程車司機的對話,氣憤中又帶著點好笑,「為什麼不可能嘛!」她於三年前拿到獎學金來臺,目前於元智大學應用外語研究所攻讀應用語言學。除此之外,她也在國立中央大學附屬中壢高中(中大壢中)教授每週六節的越南語課程。

中大壢中的越語課

長文1

圖一:黎清映芳(灰衣者)與中大壢中越語課同學

她的課程作為中大壢中第二外語選修課中唯一的東南亞語言,即使是以英文授課,在學生之間仍然廣受歡迎。來修課的同學有的單純出於好奇;有的則是相當具有前瞻性,早早認清趨勢而盡早為未來做準備;也有同學是因為生長於外籍移工眾多的中壢,而特別想了解他們平常在路上、火車上到底和朋友在聊些什麼。黎清映芳藉著這樣的機會,除了教學生越南語的字母發音和一些基本會話,也介紹了不少風土民情以及文化習俗方面的資訊。此外,她也會在課堂上與學生討論他們對於越南的印象及看法,希望讓他們對越南能有更深一層的了解及體會。

 

越南老師在臺灣

其實,黎清映芳不只教越語,也教英文。憑著良好的英文能力與應用外語研究所的背景,更曾與姊姊黎清映娟(Lê Thanh Ánh Quyên)於新北市立雙溪高中擔任英文老師。當時的校長除了看重她們的專業,更希望她們的身分能為越南背景的學生帶來一些正面影響。看到有著相似背景的老師也能這麼優秀,他們也就能對自己多一點信心,以及想要努力的動力。

「臺灣學生的壓力好大。」她表示,應試教育下的學子希望能在每個科目上都有完美無缺的表現,對考試分數的得失心也很重。於是她也向學生分享自身經歷,例如自己以前的英文成績總是非常糟糕,現在卻有這麼好的英文能力,希望能讓學生知道「重要的不是分數,而是能試著享受學習。」

長文2

圖二:黎清映芳(最右)與雙溪高中英文課同學

 

新住民家庭的語言隔閡

早她幾年拿到獎學金的姊姊來臺攻讀MBA,後來與當時的同學相戀,決定留在臺灣與丈夫共組家庭,目前育有一個三歲的小女兒。黎清映芳表示,她的姊姊和姊夫平時都忙於工作,沒辦法照顧小孩,只能由公婆代為照顧孫女。孩子也因此沒有足夠的機會接觸越南語,母女之間只能以中文溝通。「即使能以中文流利地對談,這仍然不是我們的母語,」攻讀語言學碩士的她特別強調,母語能帶給一個人最大的安全感,也是最親切的語言,能夠最完整地表達一個人的情感,「所以很多小孩和媽媽的關係沒有辦法像和爸爸那麼親近。」語言就像一條河,橫亙在理應最親近的母親與孩子之間。在這樣的新住民家庭裡,丈夫常常只能說幾個簡單的越南語詞,孩子更是可能到了國高中卻還不會說一句越南語,黎清映芳對此感到很遺憾。

 

東南亞語言教育政策──「大膽又新鮮的想法。」

因為這樣的觀察,讓她特別驚喜於新南向政策之下對教育相關議題的關注。她先前以為臺灣向來較專注於和同為已開發國家的歐美之間的聯繫,認為現在臺灣政府想要向南發展的政策,是個大膽又新鮮的想法,將會帶給臺灣非常大的改變!

至於107學年度起將東南亞語言設為國小必選修課程的新政,她也抱持著相當樂觀的態度。除了能讓新住民家庭的親子關係更為緊密融洽、促進臺灣的多元文化、為將來的年輕一輩創造更大的就業優勢,她認為同時也能讓臺灣以及東南亞國家間的交流更為頻繁、關係更加緊密。

當我們問到越南政府是否也有類似的政策,她則表示,第二外語選修課到目前為止並不普遍。以胡志明市為例,只有少數幾所越南與外國合資的學校有開設相關課程,因此目前也沒有類似的教育政策出現。不過,她特別提到,臺灣提供東南亞國家很多獎學金以及實習的機會,幫助了不少想到臺灣發展的東南亞年輕人,例如她們姊妹兩人,對此她也很感謝。

對於研究所畢業之後是要留在臺灣還是回越南的問題,她大笑著說她其實還沒有計畫,不過她還想學習、嘗試更多不一樣的新鮮事物。看著她閃閃發光的自信笑容,無論最後的決定是什麼,教育丸子團隊相信她的未來想必是既光明又無比開闊的!
教育丸子團隊未來將會期續關注不同的新南向教育議題,透過多元的角度紀錄新住民家庭,與新南向國家之間的學習交流狀態等議題,敬請期待!

 

想看更多的南朋友專訪影片嗎?快到教育丸子youtube頻道_丸南向看更多!https://goo.gl/WMv5vL

 

文:鄭若慧 / 圖:黎清映芳提供

(2461029)

Facebook Comments

黎清映芳:打破「不可能」,越南老師的臺灣教育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