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媽媽們設計的城市,會長成什麼模樣?

城市規劃總是由建築師在背後操刀,但你可曾想過,正由於專業建築師的背景有高度的一致性,所以有非常多的城市都同時面臨無障礙設施不足的窘境?

     The Guardian報導發現,英國的城市由一個特定族群擔任幾乎所有的設計,絕大部分的建築師都是年輕的白種菁英男性,這自然足以令人擔憂。就目前的數據看來,每十位建築師中,非裔、亞裔或少數族群建築師所佔的比例平均還不到一位,而在英國擁有證照的有牌女性建築師比例也少於三分之一。最重要的是,我們看不到這些數據有任何改變的跡象。

     讓我們思考看看,假如這個世界的政治家、城市規劃師、開發者和建築師有更多元的背景,那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模樣?多數人不認為在設計能力上,男性跟女性建築師會有什麼差別,也不認為來自貧困家庭或不同種族會對建築設計造成什麼不同,但生活經驗的確會造成很大的影響。近十年的區域再開發計劃,大多是以增加綠地及文創空間為主,免費的飲用水、公共廁所、平價雜貨店或是更多的郵局等等,則從不被是規劃的一部分。

     比方說,如果媽媽們有機會在城市設計裡扮演更積極的角色,我們的城市會是什麼模樣呢?首先,城市各地會遍佈坡道,因為死命推過嬰兒車的經驗,會讓你對階梯有截然不同的眼光。當一位母親發現離她最近的車站電梯在整修之後竟然被移除,她絕望到哭了。帶著兩個孩子,還有一個躺在嬰兒車裡的嬰兒,站在幾百階的樓梯底下,這種絕望的程度,跟被困在地牢裡的感覺足以相提並論。但你卻不太可能在建築師同業中找到可以理解上述經驗的人。因為根據最新調查指出,三分之二的女性建築師根本沒有孩子,而絕大部分剛畢業的建築師都認為坡道是專門提供給坐輪椅的人使用,而沒想過還有三歲以下的兒童。

     如果你選擇坐公車,你很快就會發現車上根本就沒有足夠的空間,可以安放兩台嬰兒車或一台輪椅,也不夠放菜籃車、助行器、大型行李或是28個正在校外教學的活潑小學生們。雖然倫敦市長已公開規定,雙層巴士上必須安裝可以打開的窗戶,但即使把全部的窗戶打開,車廂內還是悶熱難耐。

     那麼,如果是由年長者來設計我們的都市環境呢?我們的城市,可能會有更多地方可以讓我們坐下來休息。倫敦大多數公車站的座椅都只靠一塊板子來支撐乘客全身的重量,而且這種座位到了冬天,坐在上面就像坐在雪橇上一樣凍人。至於火車站,如果你的火車一旦誤點,你要不然就得在車站裡拼命晃來晃去找座位,不然你就要到像廢棄地一樣的戶外座位區去找地方坐了。

     在英國生活的另一個挑戰,是公共廁所超級稀少,你可能要有鐵一般的膀胱才能存活。尿急的人們只能憋尿,或是為了借廁所而去買喝的這兩種選擇。說到這,究竟為什麼英國有這麼多咖啡店或是熟食店沒有提供廁所呢?當你身處一個可以大量攝取咖啡因及水分的地方,卻找不到廁所可以解放,實在是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廁所的概念,不就是當你可以在一個地方吃吃喝喝,你也應該在這裡可以找到洗手間解放嗎?

     假如由青少年來設計城市,到處都可以充電應該是一種必然的權利。街上充斥的豔麗苗條模特兒廣告應該被禁止張貼,取代這些廣告的,是販賣各種零食的小店。單車道上應該設有慢車道,讓人可以騎著特技腳踏車或滑板到處走,兒童們也可以在這裡學騎腳踏車。城市中的空地也會被規劃為休憩區,只要有人張貼「不得打球」的告示,就會因反社會行為罪行遭到罰款。每個都更區也應該要有一家以正常價錢販售商品的店家,而不是一個三明治賣要價近三百台幣、或一杯咖啡賣到一百台幣以上的店。當你真正需要警察時,他們也會幫助你,而不是到處都需要私家警衛看守。

     當然,倫敦還是有些地方的設計符合實際需求。像是泰晤士河上,從聖保羅大教堂到泰德現代美術館之間綿延的坡道,這一整段連一個階梯都沒有。甚至還有些遊樂器材,也有能坐下來休息的地方。到目前為止,似乎沒有人不喜歡這個地方的。而它的存在就證實符合人們需要的地方是可以被設計出來、是可能存在的。

 

參考報導|The Guardian

編譯|Felipe

圖片出處|Antonio Olmos for the ObserverTransLink StrollersThames Cycle Path Lon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