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謀殺案!?警察將如何破解?

如果謀殺案發生在火星,可以想見火星分局必須要面對完全不一樣的血跡噴濺模式、屍體腐化速度、太空衣破壞狀態等等差異,再來還有一點—就是要在室內開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假如人類哪天真的到火星上定居,可想而知的是所有想像得到的惡習必然也會跟著人類登陸火星。移居到這個紅色星球並不會讓謀殺、暴力或是勒索消聲匿跡,我們還是會目睹綁架、敲詐和偷竊案件發生。假以時日,我們應該也會看到銀行搶案。跨越數個世代以來,人類對於火星生活的想像已經到了鉅細靡遺的程度,包括要如何淨化飲用水和耕種新鮮的蔬果等等,但還有個問題尚未解答:在火星上要如何維持治安呢?

     當我們在想像未來的火星執法單位時,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個紅色星球上,所有犯罪案件偵查的方向都會完全跟地球不同。舉例而言,在極地死亡的動物屍體一部分會暴露在強風及極端天氣下,而另一部分則會埋藏在泥土中。經過一段時間後,暴露在外的那面會變為一堆看似漂白過、而無法辨識的骨頭,但與地面接觸另一面,卻幾乎會被完整保存下來。火星與極地的環境有些相似,所以對屍體也會產生相同效果,所以在火星上犯下謀殺案的罪犯應該會很苦惱,因為受害者的屍體有一部分會永遠完好地被保存下來。

     如果要以基礎科學對犯罪現場進行分析,在火星因氣候乾燥、有強烈日照,又有如冰寒冷的空氣,DNA老化的速度會與在地球上不同,而且因重力不同的影響,受鈍物撞擊或刺傷傷口所噴濺的血跡,也會與已知模式大為不同。不同磁場影響下的靜電也會在太空衣及周圍物體表面上留下不同的灰塵聚集模式,甚至放射性碳定年法的結果在火星也會不同,因為星球本身的大氣環境會讓久遠前的案件更難定奪確切發生時間。

     火星本身的環境也極度致命,致命到甚至看似殘忍的謀殺案也可能被偽裝成自然災害造成的結果。潛在兇手可能會利用星球本身的致命環境作為犯案的優勢,像是一場毒殺案可能被誤認為被害人只是接觸到火星上具腐蝕性的化學物質,而蓄意破壞太空衣隔絕外界的密封裝備或氧氣指數表,即使是遭到人為破壞,都可能被認為是製造品質不良導致的結果。不過換個角度想,這樣也不失為巧妙的謀殺手法。

     由於火星不利於居的環境使然,未來人類可能會發現必須一直待在室內,不太能在室外活動。當要在室外活動時,他們就必須穿上笨重的太空衣來保護自己。但這種相對封閉的環境可能會讓未來火星分局的警探比較輕鬆,因為種種的保護機制,人們可能會比在地球上留下更多的足跡,比如像進出封閉艙房的辨識紀錄,辦案的過程可能會被簡化成先調閱出入紀錄,之後便可以輕鬆地進行逮捕作業了。

     由於地球與火星的地表重力差異極大,所以可以試想一下這樣的情境,在某個火星研究基地,一個持刀嫌犯被逼到角落,身旁就是通往室外的氣閘,假如警察在這時對他開槍,甚至只是用電擊棒試圖制伏他,這麼做的後果卻可能會把整個基地夷為平地,並讓數千名無辜旁觀者受到波及。另一個選項則是運用在地球上習得的近身徒手搏擊,但這麼做可能會造成令人匪夷所思的結果,因為火星上的重力較低,即使是輕輕一拳,也可能會使嫌犯與警察兩人同時被震飛。

     除了種種物資,我們可能會從地球帶往火星的還有人類固有的陋習,像是警察暴行或種族歧視。未來在紅色星球上,所有的封閉艙房可能都會配有監視系統,而供給重要物資的機制,像是在火星生活必須的氧氣補給,也會使用臉部辨識系統。但因深植人心的偏見,上述提到的辨識系統可能會拒絕對非白種人類啟動。由於無法通過辨識系統,有人可能會被關在自己家門外,或甚至得不到必要的氧氣資源,最後就會因帶有人類偏見的系統而死於窒息。

     如果我們真的要具體地規劃未來火星分局,那當務之急就是要認清我們現行警察體制的缺陷。如此一來,與其像地球上某些警察一樣,不分青紅皂白先開槍後再聽解釋的慘劇,還不如在一切發生之前先討論可能的解決方法。

參考報導|TheAtlantic

編譯|Felipe

圖片出處|TheAtlanticbustlerGeorge Hera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