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成為更好的醫生?走進藝術博物館就對了!

近幾十年來,為了要幫助醫學院學生維持基本同理心,及培養準確診斷未來病人的必要能力,他們的課表裡一直都有人文素養及藝術課程。這些課程也被視為「敘事醫學」理念的延伸,廣泛地包含了從漫畫書製作、現代舞蹈到繪製印象派畫作等內容。而最近一份新的研究指出,欣賞藝術品可以幫助這些未來的醫生們磨練他們的觀察技巧、保持客觀性,與更好地面對生涯中不確定的時刻。

      自2005年起,一位活躍於美國紐約的藝術家,安娜‧威勒梅便持續在設計並教授紐約大學醫學院學生的藝術課程。這份由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主導的研究,對象主要是威勒梅長達六星期的年度藝術課程,《藝術及醫學:其中的觀察與不確定性》,在2014至2017年間持續追蹤了47位參與課程的一年級醫學院學生。在研究開始與結束時,參與的學生各會接受測試以追蹤他們自省能力、對不確定性的承受力,及對自身偏見的認識。

      為了要提升學生們的觀察能力、自省能力,還有對各種觀點的敏感度,威勒梅這幾年設計了許多課程,嘗試把藝術博物館以實驗室的方式呈現。在《藝術及醫學:其中的觀察與不確定性》這門六星期的課堂中,學生們每星期都會聚集在紐約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由威勒梅帶領著他們以不同種方式欣賞藝術品。每星期都有不同的主題,像是以不同觀點切入、作品中的情感,或分享他們對某一件藝術品的看法。

     在一項旨在提升學生了解不同觀點的練習中,威勒梅要求學生們對某一件藝術品進行素描,但每兩分鐘每個人都要停止手上的畫作,走到下一個人的位置,並繼續繪製上一個人尚未完成的作品。藉由這種轉換觀點的練習,學生們可以觀察到他人的觀點與自己的不同。同樣的概念也可以應用在病房中,比如說以不同的方式檢視病人的症狀,或是在病人家屬身上得到一些病人真實情況的線索。

     從這四年間參與這門課程的學生們身上得到的數據,基本上與研究員原本的假設是相同的。學生們對自省能力、對不確定性的承受力,及對自身偏見的認識皆有提升,其中最為顯著的是他們在自省能力的進步。透過這門課,他們可以更好地以不同觀點理解眼前的事件,對他人的困境產生同理心,並了解到有很多種方法來檢視一件事情。

     在課程評估中,學生們提到這門課讓他們有機會放慢腳步思考,看到一些容易被忽略的細節,及以更好的方式描述原本他們認為「不太能解釋」的事情。他們也了解到情緒、偏見與環境可以改變人們的看法,並接受生活中不確定性的重要。

      這份研究無疑對醫學院中的藝術課程打了一劑強心針,並展現這種課程培養未來醫生重要能力的潛力,包括觀察力、自省力、對自身的照顧及對不確定性的承受能力。根據研究數據顯示,這些能力都能幫助醫生們以更好的方式幫助病人。最重要的是,這份研究的結果指出學生們可以很容易地將欣賞藝術品的觀察能力,轉換並應用在生活中的大小事上。

     其中較值得注意的是,這項研究的結果對於視覺上的觀察更為著重。不論是欣賞藝術品或是檢查病人,觀察能力確實是一項需要磨練的能力,而由此項研究我們可以確定,欣賞藝術品是一種培養觀察能力的絕佳方式。

 

參考報導|Artsy

編譯|Felipe

圖片出處|red curtain addictvenuereportsharonwv@instagram


推薦內容